• 解散了

  • 生命中许多吉光片羽,无从名之,难以归类,也构成不了什么重要意义,但他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。不是因为它美好从而令我们眷恋不已,而是倒过来,正因为它永恒的失落了,我们于是只能用怀念来召唤它,它也因此才成为最美好的时光。

    10年之前,我还是一个刚刚军校毕业不久的年轻少尉排长,和一群同样年轻的士兵共同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。